3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首富从品牌大撕开始 > 第28章 记住!你的贞操是我守住的

第28章 记住!你的贞操是我守住的

 热门推荐:
    第二天早上,林澈是被手机吵醒。

    伸手拿过来,眯着眼睛瞄了一眼,是大学同学曾操。

    “喂儿砸,大清早的给爸爸请什么安。”

    大学无兄弟,全是父子。

    “草,少逼逼,老子到火车站了,你派来接我的专车呢?劳斯莱斯幻影呢?我特么的只看到了幻觉。”

    火车站门口,托着行李箱的曾操,一听到电话对面的林澈还在睡觉,我特么又被忽悠了,一阵痛骂。

    曾操是林澈大学时期最要好的同学,没有之一。

    两人的铁杆情谊要从赵子龙救主开始说起。

    大二有一次,林澈打篮球,狂盖一个名叫陈浩的火锅,恰巧陈浩喜欢的女生在场边观战,陈浩丢了面子是小事,那个女生喜欢上球场上‘流川枫’一样的男人林澈,是大事。

    那个女生就是刘巧巧的心病周兮沫。

    至于林澈和周兮沫到底有没有事,只有他俩知道(捂脸的笑)。

    反正刘巧巧敢肯定自己大学时候一定被林澈绿过,只是他打死不承认罢了。

    当时陈浩听说周兮沫倾心林澈,哪里忍得了?直接来阴的,叫上几个狗腿子,趁林澈落单,把他堵在小巷子,要狠狠教训他。

    当时曾操听说这事,抡起钢管就从寝室狂奔去救林澈,后来两边都有受伤,这事不了了之。

    林澈记下曾操这份情谊。

    昨天和曾操微信聊天,听说他在找工作,林澈就摊牌了,让他来魔都跟自己混。

    结果,昨晚享受肖萧的按摩给忘了这茬子事。

    温柔乡终究是误事。

    “噢,忘了,自己打车来酒店,我给你报销。”

    ‘父子之间’从不客气。

    挂断电话,翻身摸了摸,空荡荡的。

    人呢?

    床单上残留着女人香气。

    就昨晚那样什么都不做,就当个抱枕,也挺好。

    醒来,甩了甩酸疼的左手。

    女孩子就喜欢睡胳膊,真烦。

    起床吃过早餐,乘坐电梯到五楼游泳馆。

    宽衣解带,一个漂亮的弧形,扎进泳池,酣畅淋漓的游了好几圈,冒出头,肖萧制服丝袜高跟,拿着浴巾站在岸边。

    林澈上岸,接过浴巾擦拭头发。

    “早啊,昨晚睡得好吗?”

    “有一只大蚊子在身边嗡嗡嗡能睡好吗?”

    她双手抱在胸前一本正经的说。

    “肖萧你应该庆幸昨晚那只大蚊子心地善良,没给你扎进去。”

    肖萧:……

    无语,并不后悔,毕竟抱着一个大帅哥睡了一晚,真不错。

    跟着林澈去健身房。

    林澈在跑步机跑步,肖萧站在旁边。

    “没睡好就回去睡吧,放你半天假。”

    “不敢休假,补班的代价太大。”

    “你跟我谈代价?”林澈按停跑步机,“昨晚我让你当我的抱枕,不是让我当你的抱枕,你睡我胳膊一晚上,把我抱得紧紧的,气都喘不过来,我都没跟你计较,你还嫌你代价太大,不信你闻闻。”

    “闻什么啊?”

    “闻我身上是不是有奶味。”

    “小心我去妇联告你!”

    放下矿泉水,转身走出健身房。

    “喂,把衣服给我准备好。”

    林澈喊了一声,按下启动键,继续跑步。

    这样充实无忧丰满的日子真好。

    两个小时的有氧运动结束,回房冲澡,换上肖萧搭配好的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满意点头:“不错,挺会搭的。”

    肖萧帮林澈整理衣领,说:“老板,以后别那样逗我了,真不太好,我还是黄花大闺女,我还要嫁人,你让我陪你睡,孤男寡女真的很容易差枪走火,以后我还怎么嫁人。”

    “嫁什么人啊,当个独立女性不好吗?”

    肖萧甜甜一笑:“老板你好渣哦。”不敢板着脸怼,只能笑着说。

    她明白,林澈这种成功男人,事业上不用操心,所以天天自然就操其他方面的呢。

    “肖萧,你睡觉磨牙很严重。”

    “我又听不到。”

    “那我今晚给你录下来。”

    “老板,肖萧今晚不加班。”

    表面平静,内心早已波浪壮阔,哪里受得了他这样撩?

    此时,肖萧的耳麦响了,从调侃恢复正经,‘知道了。’回复了一句后,对林澈说:“你有个同学叫贞操?”

    “是曾操,后鼻音。”

    “哦,抱歉。”

    “肖萧,请你记住,昨晚你的贞操是我守住的。”

    “嚯!”

    有点燥热。

    ……

    几分钟后,服务员带曾操走进来了林澈的房间。

    曾操比林澈矮一点,大概177左右。

    身材和林澈差不多,颜值稍逊一点。

    戴着一副眼镜,整个人看似温文尔雅。

    大学四年相处,林澈深深的知道他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就他妈是一个斯文败类。

    这样说吧,如果是古惑仔世界,曾操绝对是从铜锣湾砍刀尖沙咀的山鸡。

    人恨。

    胆大。

    重情义。

    “儿子来啦。”

    林澈笑呵呵的走上去。

    “草,你丫说来接我,接到哪儿去了。”

    曾操上去就是一拳。

    “可以啊,我还以为是小旅馆,还真是五星级酒店。”

    “坐吧。”

    入座,肖萧递茶。弄乱的制服已经整整齐齐。

    私下和老板林澈如何胡闹,属于男女之事,外人面前,依旧一本正经。

    “请喝茶。”

    “谢了美女。”

    曾操接过茶,眼神在肖萧大腿上多盯了几眼。

    肖萧:……

    我撤销刚才我对他温文尔雅的评价。

    改不了好色的习惯。

    林澈头疼。

    “我给你介绍一下,肖萧这位是我儿子曾操,曾操这位是助理肖萧,快叫妈。”

    “妈我想吃奶糖……”

    肖萧:……

    噗嗤

    林澈一脚轻踹,果然还是那么骚啊。

    林澈挥手让肖萧出去。

    肖萧无语,我去,这什么人啊,流氓吗?

    曾操的目光就跟随着肖萧的背影,直到关门。

    “乱看小心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林澈轻踹一脚。

    “这妞可以啊,林澈你丫性福啊。”

    曾操羡慕的拍了拍林澈肩膀,掏出烟,林澈点头示意可以,曾操就点燃抽了起来。

    “老实说,真没想到你还有个那么有钱的二大爷,你一毕业,他就死了。”

    二大爷这个幌子,林澈用得很顺。

    “啥也不说,你丫先给我整块百达翡丽来戴戴,过过瘾。”

    “去你妈的,老子叫你来上班,你以为让你来享福的,还想戴百达翡丽,戴个锤子戴。”

    骂着骂着取下手腕上那块入门版百达翡丽扔给他。

    要戴就带最好的,30万的百达翡丽林澈才不稀罕。

    曾操也不客气的戴上。

    “阿澈,你到底给我安排什么工作?”

    “目前没合适你的位置,过段时间我收购几个公司,当你去管,目前你就先当我司机吧,有没有意见?”

    “不就开车嘛,开车我溜得飞起。”

    “……”

    蛋疼。

    ……

    中午,林澈带曾操去吃饭。

    林澈拿了瓶红酒,倒上,递了一杯给曾操,以此庆祝同学重聚,曾操不喝酒,饮料代替,理由既然当你司机,从现在开始,工作时间,不喝酒。

    分寸拿捏恰当好处,林澈就欣赏他这一点。

    “巧姐呢?”

    “帝都。”

    “真把她扔到帝都,你一个人在魔都浪?”

    “……”

    下午。

    林澈接到周伯贤的邀请去【环浪马术俱乐部】玩,顺便介绍几个朋友大家认识。

    圈子总是要建立的,有钱没圈子有什么用,于是林澈一口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