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首富从品牌大撕开始 > 第29章 童司司

第29章 童司司

 热门推荐:
    曾操开车,快而稳,按照缺德地图指引来到【环浪马术俱乐部】

    停车。

    “给你转了1万块钱,去弄几身新衣服。”

    “谢了林总。”

    “草”

    林澈拍拍曾操的肩膀,“电话联系,”开门下车往俱乐部走。

    林澈原以为环浪俱乐部是个圈起来,马尿味十足的空地。

    走进来才知道很大,依山傍水,风景独好。

    属于半开发的天然氧公园。

    远离喧嚣,贴近自然。

    正值周末,游客甚多。

    ……

    “林总,我正准备去大门口接你,你咋走进来了?”

    周伯贤从迎面而来一辆奔驰车后排下来。

    握手。

    “周总我哪里知道你家俱乐部这么大,就让司机在外面等,结果走进来差点迷路……这一路走来,游客挺多的。”

    周伯贤指了指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高耸的城堡尖尖。

    “自从迪士尼开在那儿之后,周末市民喜欢往这边来度假,所以我这俱乐部的客流量也增长了不少。”

    林澈听王波说过这位周伯贤是这几年发展起来的,以前一般般,随着隔壁迪士尼的开园,周伯贤搭上顺风车,赚了不少钱。

    “照你这么说,隔壁迪士尼一年应该赚很多吧?”

    林澈嗅到了商机。

    “一年收益轻轻松松上百亿。”

    “哦。”

    林澈点点头望向那边尖尖的城堡。

    他有想法了。

    ……

    上车你一搭我一句的聊着,来到俱乐部马赛车。

    周伯贤介绍了几位朋友给林澈互相认识。

    果然大多数成功企业家都是40以上。

    有代沟,get不到彼此的兴趣点。

    逢场作戏,相互商业吹捧,林澈还是会的。

    “你们先聊,我带林总去挑一匹马。”

    周伯贤打了声招呼,带着林澈去马厩挑马。

    “林总骑过马吗?”

    “小时候动物园拍照算不算?”

    “哈哈哈,那我给你挑一匹温顺的,再帮你找个教练。”

    “谢了。”

    “谢什么谢,走吧。”

    林澈对周伯贤这人印象还是不错的。

    挑完马,刚走出马厩,就听到大门口传来两声撩人的轰鸣声。

    侧头望去。

    柯尼塞格下来一个酷酷的齐肩短发女生,双手插兜,嚼着口香糖走来。

    兰博基尼毒药下来一个打着电话的男生。

    “林总稍等一下,我去招呼一下客人。”

    周伯贤表情激动,显然是大客户。

    “没事,我溜达溜达。”

    林澈翻身上马,教练牵着马。

    周老板笑呵呵的走上去迎接两位贵宾。

    “童爷,秦爷,好久没见你们来玩了。”

    周伯贤伸手想要和那位称呼为童爷的酷女生握手,她一直双手插兜,姿态很高,周伯贤尴尬的把手缩了回去,却不敢怒。

    “前段时间一直在帝都,今天才回魔都,就带秦修过来玩玩。”

    “童司司你帮我跳一匹,我打电话。”秦修一直在那边打电话。

    “电话挂了,自己来挑,听到没有!”

    童爷一瞪眼,秦修乖乖的挂断电话。

    不一会,二位大爷换上马术服骑着一黑一白两匹肤泽闪耀的骏马从马厩出来。

    周伯贤随同。

    “司司,赌一局如何,100万?”

    “1000万我都不怕,你输定了。”

    名叫童司司的酷女生,啪的一鞭子挥下,吓得周伯贤脖子一缩,童司司嘲笑一声,一拉缰绳策马奔腾,秦修跟随。

    呼

    周伯贤长出一口气,像极了老太监伺候太子爷的模样。

    林澈骑马溜达过来,昂了昂头望着赛道上那二位大爷。

    “周总那二位谁啊,应该来头不小吧?”

    “女的叫童司司,男的叫秦修……”周伯贤指了指天,低声轻说:“童季礼和秦孟川两位大佬的三代。”

    “噢”

    林澈点头。

    “大人物的后代啊,厉害厉害。”

    林澈学初中抗战史了解过童老和秦老的丰功伟绩。

    “含着金钥匙,握着权力出生的人生赢家。”周伯贤望着赛道羡慕的感叹,充满了敬畏。

    当金钱站起来说话时,真理都要保持沉默。

    当权力站起来说话时,金钱都要退避三舍。

    ……

    “渴了,去喝两杯。”

    林澈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教练,和周伯贤聊着天去赛道那边的备好的酒水休息区。

    这时候,一个家长在玩手机,一个四五岁的小朋友拿着奥特曼,做着翱翔的动作,从围栏跑进赛道玩耍,身后十米远的地方是童司司骑的白马,速度极快。

    “我去”

    林澈反应极快,翻过围栏,冲过去一把将小朋友抱住,正想躲,可是一起身突然感到腰板一疼。

    “糟了,这才是真的闪到腰了。”

    回头望去,童司司皱眉勒住缰绳,在制服白马。

    嘶

    一声撕裂的马叫声。

    白马扬蹄,仅仅一步之遥被童司司勒住了。

    呼

    林澈喘了一口气。

    太险了。

    小朋友的母亲慌张的跑来把孩子抱住,一个劲的感谢林澈。

    童司司:“你这个当妈的怎么搞的,带个孩子还玩手机,差一点出事了你知道吗?周伯贤,你园区还想不想开啦?一点安全防范都没有,关了得了。”

    秦修驾马而来,也是吓得不轻,“周伯贤围栏缝隙太大了,随随便便一个小朋友都钻得进来,得改知道吗?”

    “是是是,马上就整改。”

    周伯贤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秦修翻身下马,走到林澈身前。

    “还好吧?”

    “没事。”

    林澈扶着腰站了起来。

    童司司淡翻身下马,“没兴趣了。”往大厅走去。

    秦修也拍拍林澈的肩膀,“勇气可嘉。”说完,跟着小跑离开。

    ……

    “老周扶我过去坐坐,刚才闪了一下腰。”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

    搀扶林澈到旁边椅子上坐下。

    林澈给曾操打电话过来接他。

    “这才半个小时,你就完事了?你等一会儿,有点堵车。”

    “那你快点。”

    挂断电话。

    几分钟后,童司司和秦修换了衣服出来,各自坐进超跑,秦修先走,童司司启动开出去几米远,从后视镜看到林澈,犹豫两秒,倒挡。

    柯尼塞格停在林澈前面几米远,降下车窗,周伯贤以为是找他,殷勤的上去,却别童司司一个厌恶的表情吓退。

    “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她说。

    “不用,我司机马上就来。”

    林澈不喜欢她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上车!”

    她语气强硬。

    “……行吧。”

    林澈过去,拉开车门坐副驾驶。

    “谢x……”

    林澈另一个谢字还没脱口,轰鸣声伴随着推背感,瞬间袭来,科尼塞克飚了出去。

    日

    这女生好飒。

    开出俱乐部,童司司才开口:“刚才你很勇敢。”

    “应该的。你不用送我去医院,就找个路边下了我,我司机马上就来。”

    林澈很客气的说。

    吱

    童司司一脚刹车,柯尼塞格停在荒山野岭的马路上。

    “那你下吧。”

    卧槽!

    我客套一句,她听不懂吗?

    “打扰了。”

    林澈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开门就要下车。

    嗡

    童司司却一脚油门下去,柯尼塞格再次飚了出去。

    “呵呵呵,你还真下啊,坐稳吧。”

    童司司嘲笑。

    林澈:……

    确定了,这个女孩子忒喜欢捉弄人。

    她在玩我?

    若不是敬畏她爷爷童季礼,林澈早就抽她了。

    看在你爷爷份上,我饶她一命。

    童司司从扶手箱拿出一瓶一千多块钱的曰本神户矿泉水,扔个林澈。

    “喂,朋友叫什么名字?”

    她用一种审问的口吻在说,令林澈相当不适。

    不答。

    “问你呢?”

    “不想说。”

    嗤

    “呵呵呵,哟哟哟,你还生气啦?”

    “唉……我叫采虚昆。”

    “的确挺虚的。”

    瞄了一眼林澈的腰,轻蔑,“不说算了,谁稀罕。”右转驶入市区。

    不熟,没话题,车内安静。

    10多分钟到达熙铂酒店。

    林澈下车,关门的时候,对童司司说:“林澈深林里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

    呕

    “我童司司,朋友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