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龙灵墨修 > 第735章 斩妖之台

第735章 斩妖之台

 热门推荐:
    []

    那晚墨修是被阿问强行拉走的,可阿问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呆在这家主石室里,他拉着墨修走后没多久,何苦就来了。

    她脸色并没有比我好多少,更甚至拿了两竹筒酒,朝我道:“我们师姐妹一起去摩天岭上喝两杯啊。”

    “不了,你喝吧,我去那边看书,你陪着我一起就行了。”知道她这是看着我,怕我再出什么异状,这大概也是一种临床观察吧。

    我抚了抚隆起的小腹,看着何苦那张脸,突然感觉她可能知道那些事情。

    八尾说她不会有感觉,不知道那具躯体在哪里,可其实她可能是知道的吧,要不然她为什么一直想死?

    何苦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拎着装酒的竹筒跟着我去了隔壁的书房。

    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心思看书,所以抽了《拾遗记》那一格。

    谷遇时放书是反过来的,最新的版本是压在最下面的,最上面的是一卷手抄的古本,有些繁体字,但我勉强能看懂。

    我直接翻到夏禹和殷商那两篇,慢慢的从头看。

    可无论是哪一篇都没有记载九尾,反倒是写了夏禹偶遇伏羲,也没有写九尾狐灭殷商。

    何苦靠书架喝着酒,顺眼瞥了瞥我手里的书:“所以什么风情艳史,很多都是后代杜撰的。你见过九尾了,对不对?是她帮你引出了那条情丝蛇,是不是?”

    她问的问题和八尾一样,不过他现在尾巴都被斩了,可以叫无尾了。

    我干脆合上书,将飘带一引,化出满石室的极光,随便席地而坐。

    极光好像带着微微的浮力,人坐上去,软若浮云,实在是舒服。

    何苦自然也软软的躺下来,将手里的一筒酒递给我道:“说说她吧。”

    那酒就是巴山白猿采春花酿的蜜酒,一股子花香带着甜甜的气息,反倒没什么酒味。

    我接过来,闻了闻:“她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就是身后拖了九条粗壮而蓬松的尾巴,很大,大到好像都看不到她的人。”

    “如果九条尾巴是一朵巨大的百合花的话,那她的人就是一只花蕊里的一只小虫子,好像整个一缩,就能藏在白庞庞的狐尾里。”我想到梦中九尾的样子。

    闻了闻手里的酒香,看着何苦:“她一直念着那首《涂山歌》。”

    何苦呵呵的笑,一口口的闷着蜜酒,脸上带着和她名号一样的苦闷:“何悦,九尾本就只有一族,涂山兴夏,女娇带领涂山众狐,助阿启建国,可差点被灭了族,也不过是因为狡兔死,走狗烹。”

    “可笑的是《涂山歌》却还被后世传唱成什么爱情歌。”何苦捏着酒瓶,一口抿下。

    慢慢凑过来,看着我道:“现在世人皆传青丘灭商?你说这对吗?殷商被灭了,和青丘有毛关系啊?九尾一族,一根狐狸毛都没有落到他们殷商,更没有参与他们牧誓八盟,明明是他们攻兵伐商,后世却将这种事情胡乱加到妖狐祸国之上。还说什么我们九尾夺舍,占凡人的身体,搞笑!”

    何苦大口大口的灌着酒,偏头看着我:“何悦,你能斩情丝,能做到无情无我,真的很好。可我……”

    她用力拍了拍胸口,呵呵的冷笑:“这都不是一具身体,我想死都死不了,涂山不灭,我身永存!我想斩情丝,去涂山,她永远都不会见我。”

    “你见到那具躯体了吧?和八尾都在巴山,那具躯体和你也一模一样。”我将手里的竹筒拍了拍,轻声道:“九尾一族为什么变成这样?”

    九尾天狐,百岁就能化成人形,千岁者能以九尾感知天地。

    按理说这样的一个种族,是有很强预见性的。

    先天之民都知道藏于地底,问天宗更有避世的山门,九尾一族就没有什么避世之所吗?

    “是啊,为什么九尾一族变成这样了啊?”何苦瞥眼看着我,居然用了反问句,好像在感慨。

    可为了不回答,居然慢慢伸手朝我小腹抚来。

    我本能的引着黑发将小腹团团护住,将手里的竹筒递给何苦:“你喝醉了。”

    “何悦,你看,这就是你现在与以前的区别。你以前就算抱着阿宝罪夜奔逃,一身的伤,你跟我相识不久,你还是会把阿宝给我抱。可现在……”何苦接过我递去的酒。

    重重的喝了一口:“你不敢喝我给的东西,隔着肚皮摸一下你腹中的蛇胎都不让了。何悦,无情固然好,可无情……”

    何苦慢慢坐起来,沉眼看着我:“也不再有任何信任。你不信我,不信阿问,不信墨修,谁也不信。”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你和墨修,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看我!”何苦喝得醉熏熏的,朝我咯咯的笑:“你说我知不知道我就是那只九尾的神魂,涂山九尾啊……”

    “可何物天天在我面前晃,他一直认为我不知道。他带着我修行,带着我入世修习心境,无论我做什么,他都陪着我。可他,永远不会……”何苦握着酒瓶朝我晃着手指。

    点了点我的眼睛:“像墨修看你一样的,看着我!”

    我眨了眨眼睛,自己的眼睛里死灰死灰的,并不想对上何苦那样水汪汪的眼睛。

    “你看,你不敢承认。”何苦呵呵的笑,直接躺在飘带上:“何悦,九尾多情,以情问道。可没有哪一只九尾,能好好的逃离情网。”

    “古蜀国主伐商大捷回,不只带回了阿娜,还带回了要上斩妖台的九尾。可哪来的斩妖台?什么样的斩妖台,能斩了巫术通天的九尾!其实就是摩天岭!”何苦几乎在撒酒疯。

    “何悦,摩天岭就是以前的斩妖台!就上次你搬山的时候,我记起来了。这就是斩妖台,是堕神之地!”伸手就来扯我,我本想引着黑发缠住她的。

    但看着她手抓来,想到她的话,正要将黑发引回来。

    她的手却已经抓到我由黑发覆着的胳膊,黑发几乎不用我动念,直接就缠住她的手,那些吸盘直接打开,吸食她的生机。

    但怪的是,黑发扎进她胳膊里,根本就没有听到生机。

    可摩天岭是斩妖台?这又是怎么回事?

    何苦却根本不在意,而是朝我道:“何悦,九尾灭商就是一个局啊,天禁之下,不容有神,九尾巫术通天,怎么能存于世间。所以就成了妖,就该被斩,被押到斩妖台。你和墨修,还有阿熵都是一样的,你们都会死在这摩天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