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龙灵墨修 > 第737章 巴山之地

第737章 巴山之地

 热门推荐:
    九尾狐在中国神话中一直占有很高的地位,无论是哪段历史,都逃脱不了她们的身影。

    可在不同的书里,记载的形象是不一样的,《山海经》里的青丘九尾已然是音如婴啼,且食人的形象了。

    但在有的书里记载,却是百岁化为美妙妇人,千岁能以九尾巫术通天的存在。

    到最后明清的志怪小说中,就再也没有九尾狐的存在了,全是普通的狐仙,与人的爱恨情仇了。

    好像九尾狐根本就不存在了!

    而且蛇棺的事情,最先能追溯的就是阿娜在伐纣后入巴山诛杀魔蛇,寻找阿熵。

    这个时间点很有意思,而且似乎射鱼谷家的人一直都在强调这个时间点。

    而让九尾一族直接跌下神坛的,就是九尾狐魅惑最后的人皇商纣王,惹得天怒人怨,以至商朝被牧誓八盟合力征伐。

    当然这里也有一点很有意思,并没有直接说是九尾狐,而是说九尾狐夺舍人身。

    就像九尾自己说的,一根狐狸毛都没有落到殷商,结果一朝之灭的由头,就落到了九尾一族的头上。

    生生跌落神坛,好好的九尾天狐,变成人人喊打,更甚至其他几千年依旧钉在耻辱柱的狐狸精!

    何苦刚才又刻意提到,当年阿娜和九尾同时入的巴山,而阿娜是入巴山斩魔蛇,可九尾却是要被押上摩天岭斩妖台的!

    而最后九尾居然尸解三分,没有在巴山和外面留下半点痕迹。

    反倒是八尾帮龙灵斩了情丝,带着九尾的神魂所化的何苦进入了问天宗。

    这中间,如果说蛇棺和九尾没关系,我是不信的。

    在蛇棺事发这么久,九尾一直沉静,只有八尾斩过何辜一次情丝,好像和九尾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现在天禁昭昭,九尾居然想现世?

    还要帮我拿回记忆?

    这总让我感觉有点危险。

    不过九尾自己倒是很坦然,在尾巴上晃荡晃荡着:“没什么代价,只不过你的记忆被封在摩天岭之下,我的也一样。

    你拿回来,就是我拿回来。

    你要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但是我要在巴山占有一席之地,如何?就像现在的阿娜和魔蛇一样,圈地而居。

    ”

    她那张脸带着和白毛一样皎洁的白光,朝我轻声道:“你好好想想,再这样弱下去,如何是个头啊。

    ”

    “只有至高的实力,生杀予夺,方能掌控自我。

    ”九尾身后的尾巴还真的和花一样的收缩了起来,她整个人慢慢的缩了回去。

    我眯眼看着她那缩回去的尾巴,感觉自己好像也被收紧,跟着就听到何苦痛苦的抽畜声。

    连忙将神念附加在何苦眼中,用着神念轻唤道:“何苦……”

    神念唤人,宛如蛇信嘶鸣,同时空气中,好像还有着什么沙沙涌动。

    何苦突然张大嘴,长吸了一口气。

    跟着瞬间惊醒,猛的推开了我,直接用术法冲了出去,趴到外面的水池边,狂吐了起来。

    我引着飘带,捡起地主装酒的竹筒,跟着出去。

    何苦几乎是吐得翻江倒海,好像连胃都吐了出来。

    不过她并没有吃其他的东西,全是喝进去的蜜酒。

    这种酒闻着甜丝丝的,带着花香,可白猿酿的酒,哪有不烈的啊。

    等何苦吐完了,我将那个喝空的竹筒在水池边上接了点水,递给何苦漱口。

    她抿了两口,哗哗的吐了,引着水将吐出来的东西冲洗掉。

    靠着石墙,朝我道:“她又找你了,对吧?”

    我点了点头:“她想复活现世。

    ”

    一道神识能在涂山留上万年,自然是不甘心真正去死的。

    就像那条本体蛇的神识一样,他一直留着这些神识,执念化成蛇影,还不是不想死。

    “不能让她出来。

    ”何苦昂头靠着石墙,痛苦的道:“何悦,就算她所怀疑的都是对的,可现在一切归于平静,再起战事,受伤的只会是那些普通人,普通的生灵。

    ”

    我只是将手里的半筒酒递给何苦,然后再转入石室看书。

    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累,也没有什么睡意,更不敢睡。

    我怕我睡了,梦中又尽是那条本体蛇和龙灵相处的画面。

    到底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相爱?

    我和墨修,也有过恩爱,有过他伤我,我伤他的情况。

    可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那条本体蛇和龙灵,真真假假,其实也就分不清了。

    但现在,都死在我手里了。

    死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就在我走到书室门口的时候,何苦突然又叫住了我:“她想怎么出来?是不是许了你什么好处?”

    我朝她指了指脚下:“她说我可以拿回记忆,变得和阿熵一样强大。

    她想来巴山,占一席地方。

    ”

    “巴山……又是巴山。

    巴山到底有什么好,她们都想来巴山。

    ”何苦好像脸上又是痛苦,扶着墙慢慢朝我走过来。

    居然直接趴在我背上:“阿问让我守着你,你背我进去吧。

    ”

    我后背黑发就算被飘带束着,依旧如瀑般散开。

    她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而一点都不怕死。

    不过想到以前她帮我带阿宝,也挺辛苦的,我也没办法,拖着她进了石室。

    当晚我借着飘带,看了一晚的书。

    倒也从谷遇时的备注中,发现了一些好东西。

    在她的观点里,所谓的神话传承,其实是根据外面皇朝政权变化而更迭的,最明先的就是从母系到男权的转变。

    很多母系代表的神,从神坛跌落,有的直接换成了另外男性的神,或者直接将性别改了。

    比如皇天后土,按阴阳相对,后土与皇天,相对应,应当一阴一阳。

    可后土,从最先强大,孕育万物的地母,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尊位,再慢慢的缩小,成了一个土地神。

    连性别,也由女性变成了男性。

    谷遇时更多的是在找巴山的痕迹,可外面流传关于巴山的很少。

    而射鱼谷家自己的登天道的壁画,也有一段缺失。

    不过谷遇时的批注言辞很犀利,估计一个人看书久了,有点暴躁,吐槽实力十足。

    一直翻到墨修和阿问来找我,而何苦醉酒一直没醒。

    墨修看到我的时候,已经没有昨晚那样的痛苦了,好像很淡然。

    都不知道阿问做了什么样的思想工作,能让他恢复得这么快。

    “我让她看你,果然是个好决定。

    ”阿问瞥了一眼倒在我旁边飘带上的何苦,沉声道:“你还记得还她带阿宝的人情,不错!这也算情吧。

    ”

    我知道他还是要试探我是不是还有一丝牵挂,但这样试来试去,只感觉心累。

    直接站起来,走向墨修:“九尾也想在巴山占一席之地,蛇君认为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