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再铸青春 > 第1966章 潘爷您吃了么?

第1966章 潘爷您吃了么?

 热门推荐:
    叶芸和叶枫聊了一会,便去厨房帮厨了,叶枫站在落地窗前旁边通风的窗口眺望着远处的大海,指缝间夹着一根烟,眼神深邃,看不透真实意图。

    潘坤就站在叶枫的身后。

    叶枫没说话,潘坤也一直安静的站着,虽然潘坤一直少言寡语,但是很多事情他看得明白,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切让老板更加怀疑和大小姐一起合作开酒店民宿的女人真实名字不叫李萱,而是叫高萱。

    是她吗?

    潘坤也觉得是,因为很多迹象都表明了李萱和高萱是同一个人,但关键是高萱这个女人和老板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他只能装糊涂,什么都不知道。

    “你觉得是她吗?”

    看了一会巴塞罗那的海边美景之后,叶枫回过头来,看向了潘坤,平静的眼神中透露着令人猜不透的深邃。

    “我不知道。”

    潘坤回道。

    “你会不知道?”

    叶枫突然轻笑了一声,眼神落在潘坤身上,说道:“我问你话,你就把你心里话说出来就行了。”

    “我真不知道。”

    潘坤抬起了头,一片茫然的说道:“老板,你说的是哪个她啊?李萱小姐?”

    “你特么学谁不好,你学冯三德那老涩批在我面前装傻充愣的,人家那老涩批是真的愣,你当了十年武警也愣啊?”

    叶枫见潘坤还在装傻,没好气的骂道:“潘坤,我告诉你,你要再在我面前装傻充愣,我可要踹你了啊。”

    潘坤闻言,立马不再装傻充愣了,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老板,我也不想装傻,主要这是老板你的私事,我做下属的,实在是不好多说什么,说多了不好,说少了也不好。”

    “现在是我让你说。”

    叶枫眼神不善,大有下一刻伸腿踹出去的趋势。

    潘坤见糊弄不过去,也只好老实的说道:“我觉得可能是她。”

    “原因呢?”

    “名字相像,是老板你粉丝,对大小姐这么好,练瑜伽,在老板你到巴塞罗那之后,她又突然家里有事要离开这里……”

    潘坤列数着李萱和高萱巧合的地方,最后抬头看着叶枫,说道:“这世界是有很多事情有着惊人的巧合,不过巧合的地方超过三个地方,这件事情就值得寻味了。”

    叶枫点了点头,问出了心里唯一的疑虑:“那她怎么会出现在潘普洛纳的呢?我爸妈和我姐去潘普洛纳参加奔牛节的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她就更不知道了。”

    “这可能就是真的巧合了。”

    潘坤想了想,说道,也不知道他说的是高萱出现在潘普洛纳是一个巧合,又或者说李萱和高萱之前是一个巧合,两个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也许吧。”

    叶枫也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他本是一个不信命的人,但是自从2001年12月31号这天之后,很多事情让他不得不信这个世界有时候是真的有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存在的。

    比如他的重生。

    比如孟芸申请了原本属于他的qq。

    又比如现在的李萱,不管这个李萱是高萱巧合出现在潘普洛纳,又或者真的是那么多巧合结合在一起,她真的叫李萱,她真的是自己粉丝,她真的心善,她真的喜欢瑜伽,她又是真的家里有事,必须要在自己到酒店前回去一趟,都是非常的巧合。

    巧合这东西,本来不也就是命运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么?

    想了一会,叶枫索性也就懒得再去想了,既然有命运这种东西,那么命运也自然而然会做出相应的安排,他则是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了冯三德这个老涩批。

    国内时间只比西班牙慢6个小时,所以现在国内那边也只是刚到晚上六七点钟的样子。

    很快电话接通了,电话里传来了冯三德献媚的声音:“哈喽,老板好啊。”

    “少跟我套近乎,你们什么时候给我们回来。”

    叶枫开着免提没好气的问道。

    这几年,潘坤和冯三德没少在一起,在沪市的时候,两人更是在一起开了一段时间快递驿站,所以在叶枫打电话的时候,潘坤也凑了过来。

    “俺抓到矛隼就回来。”

    “抓到矛隼就回来?我知道你特么什么时候能抓到矛隼,你要是两年三年抓不到,我也等你两三年啊,而且抓到之后还要熬它什么的。”

    叶枫再次点了一根烟,说道:“回来吧,不用找矛隼了,找到也没什么用,二级保护动物,我带不到身边的,你要是真稀罕这玩意,哪天我带你去阿联酋,那边可以买到矛隼。”

    “老板,花钱的和不花钱的不一样的,凶性也不一样。”冯三德讪讪的说着,他大老远和冯征跑到黑龙江边境都快待了一个月了,现在让他回来,哪里肯?

    叶枫乐了:“你这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啊,我说你这是不是打着帮我抓隼的名义在东北三天两头钻小巷子呢。”

    “哪狗日的嚼俺舌根的?”

    冯三德立马跟被踩了尾巴一样叫了起来:“是不是潘坤那狗日的嚼舌根的?”

    “喂。”

    潘坤对着手机说道:“小三爷,我在旁边呢,你当着旁边这么骂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黑龙江。

    冯三德正和冯征躺在一个浴室二楼的小房间,房间不大,只有两张床,一台电视,再多余的没有了,不过由于浴室里有暖气,倒也不冷。

    两人都是穿着浴室提供的休闲短袖,短裤,冯征躺在里面的床板上闭目养神,神色平静的仿佛一头蛰伏的猛虎卧在了黑龙江偏僻小镇的这个浴室。

    冯三德此时已经坐了起来,刚对着电话大骂过后,听到潘坤的声音,立马脸上又堆满了献媚笑容。

    “哟,潘爷在呢啊,潘爷俺错了,潘爷俺给你磕头啦,俺刚才都在胡说八道哩,潘爷您吃了么?”

    冯三德一边献媚的赔礼道歉,一边拿着手机往下磕着,都快拿着手机亲到床板上了。

    巴塞罗那。

    潘坤听到电话里的冯三德这么不要脸,也是一阵莞尔,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枫也是笑了笑,一个月不见,这老涩批还是这么的不要脸,叶枫故意对着手机追问道:“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问你话呢,这一个月巷子是不是经常去?”

    “真没有!”

    冯三德听到叶枫的声音,断然否决,然后赌咒发誓的说道:“老板,俺不是那人,谁去谁是狗……”

    叶枫打断冯三德:“得,你也别在我面前发誓了,你的赌咒发誓不值钱,我再过一个星期左右回国,这段时间你没找到海东青,你就带着冯征回来吧。”